记一次鼠标清理

大概在两天前,我的鼠标滚轮变的难以使用,大约状况是旋转一周,页面变动三两行。这令我非常的难以接受。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和拆坏了就换一个的想法,我将鼠标拆开了来,结果便发现了极其有趣的一幕。

这鼠标我大概用了两年左右了,中间也一直没有拆开过。在今天拆开后便发现,内部已经充满了大量的棉絮状和结痂状的污垢,这令一个稍有洁癖的我难以接受,于是便开始了今日份的清洁工作。这主要有:移除棉絮,用刀片摩擦掉结痂状的污垢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意识到我找到了我的鼠标滚轮不能使用的原因。

我本以为鼠标滚轮大概是电磁感应的,结果仔细研究后发现鼠标滚轮中那一个个小栅格里面并不是金属,而是能够透过空气的“栅格”。然后仔细研究了鼠标上对应滚轮的位置的电子元件,我便理解了这个原理 —— 光电感应。

这个原理其实很好解释,左边是发射端,右边是接收端,当你滚动滚轮的时候,栅格在进行挡住光线、透过光线、挡住光线的循环。然后每次变化,都会出现一次电信号,传送给电脑,告诉电脑:你要移动页面位置了。具体的原理不再赘述,毕竟我只是拆了个鼠标嘛。

通过上面两段,大概就会知道了,由于经年累月的使用,栅格已经被很多的物品塞满了(主要是油状物),于是,目的便很明确,立即使用刀片将每个栅格戳开,而后用纸巾擦拭。于是便完成了这次的“修理”。

虽然没啥技术含量,甚至还不如买个新的来的快,但清理完成后的鼠标的确焕然一新,当然我是指使用感觉上。所以这个罗技鼠标,大概又能再陪我两年了吧。

当然,如果要引申些什么的话,其实想到一个比较有趣的待新兴行业:高端设备卫生清理与安全防护(物理)。 比如清理服务器,清理高端鼠标、键盘,清理机箱卫生什么的,但归根结底,还是要在设计阶段将内槽和外槽分离,将污物出入口隔离,才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之道吧。

后文附几张图,请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观看,以免影响食欲。

在做人中做教育

IMG_20191102_081010@1x.jpg

在昨天,我参加了每年两度的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,结果如何此处尚不多说。但在考试过程中经历了的一些事件让我意识到,我国的教育发展仍尚需努力。

我的考场位于青岛市的青岛旅游学校,是位于市南区的一所中等专业学校。学校环境相对于我所见过的大多数中学是要好不少的。如果相较于我市的高等中学,大概“能打”的也就只有一所中学了。
昨天大约八时许时,我便到达了考场所在的学校。在稍作休整之后,我便通过大门进入了这所学校。在我的价值观中,每一所学校都是一个值得观察的社会空间。这个空间中的事物标示着这个这个学校所培养群体的未来,以及我所在的这座城市的未来。

在进入这所学校后,首先我见到的,是前来引导的学生,以及旁边排布整齐用于背包寄存的座椅,在桌椅旁,有着为了防止背包污损而铺设在地面上的白纸,还有着为了区分背包使用的号码牌,细节方面十分到位。但当然,在这之中夹杂着的首个不和谐,便是这群“我国未来的教师”的问题了。

这便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,前来考试的“教师”们,到底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前来考试的呢?仅仅是因为这是一场考试,自己缴纳了报名的费用,所以便可以肆意独尊了吗。这方面我不得而知,但混乱拥挤的排队,以及加塞和推嚷的现象,将这一番印象演绎的淋淋尽致。当然如果说这群准教师所做的事情,是首次让我遇到的不愉快的事情。那么在我咨询一位考场安排的教师时遇到的问题,便是第二个令我深感教育尚需努力的地方。

在考场前放置背包时,我曾与这位咨询考场安排的教师进行过两次对话。首次对话我已经记不得了,大致是收拾书包的时候产生的对话。当时我在那位教师的旁边将衣服中的证件、手表、手机等放进书包,于是产生了首次对话。在那之后,我去考场规章查看了一下可携带物品。当发现其中并无水杯等物品后,我便返回咨询这位教师,询问是否可以携带水杯进场。于是发生了令我震惊的一幕,其首先回复了一句:可以携带水杯。而后便是:“你怎么还没有放下书包,你这个人怎么怎么样…“。这种从事件转换为人身攻击的言论。这让我很震惊,但我也不希望在即将考试之下同她在综合素质上进行问题的辩讨,于是便一了了之,不再理会。

这让我很心痛,一面是教育环境和学生能力都相对优秀的学校,另一面是前来考试“杂乱”的“教师”们,还有夹杂在这样环境中的“教师”(当然,我直到现在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教师,还仅仅只是学校的后勤人员)。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,但我觉得我还是需要写一些的东西来讲述一下这种事情。毕竟教师这个职业,既是人类未来发展的指路人,同时也是学生未来形象的镜子。

做教育之前,最重要的还是做自己。这是不以家庭教育,学校教育而区分的。自己的孩子,成为教师之后所教育出来的学生,在同自己经历三五年后会成为什么样子,不仅仅是教师教授的知识,同时还有的是教师自身所表现出来的样貌。这次的经历让我深切的认识了“教育”这个词,同时还有其背后所镌刻的那厚重的人文内涵。

留言

这是一则留言,留给所有看到这则留言的人。 你好。

倘若您误入此馆:

那真的是不好意思。 在很多的层面上,您大致是不会寻得到馆主的任何联系方式了。 这并不是说,您不会得到;而仅仅是说,这很困难。 我对此深表歉意。 希望您玩得愉快。 这里本应绿草如画,但时辰带走了些许夕阳。仅仅留下了这残破小馆。 若不介意的话,自沏一杯小茶,享受些许的时光。 也不失一种乐趣。

若时间来得及,可以稍许的认识一下这个世界。

他就像一处未完成的院子,拥有一片不高的围墙。麻雀虽小,但也是拥有茶馆,梨园,花塘,堍居和新田的地方。 您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地方,愿与您相见。

花都无雨,柳都咸

    你好,二月的树。

    那天,悄然的入了夜。街边的灯破了两盏,但些许日子里从未有人来修过。下水沟里的水也早已漫过街台,留下湿透的水泥路安静的仰望无形的天际。在那东天之上,是从未有人见过的世界。西面的原野也早早的种上了小麦,只留下一边的土坡供人仰卧。那是今夜,也是未曾见过的明天。

    三月的杂草生长起来快得出奇,总是在今夜暗入田地,次夜生根发芽。而庄头的土地却被人踩得七零八落,连雨水也难以搅动那地面厚实的痂块。只可惜庄东再也没有一望无垠的旱田,每个精明的农夫都在完成了自己播种的苦力后远走他乡。而夜半十分时,只有作业,和妹妹的哭声映入我心。

    在花都,总有一些甜或咸的东西在嘴边回荡。而巴士偶然穿过那熟悉的河岸,却只见杨柳垂上了河畔,芦苇漫上了堤头。而又望向北方的天空,竟也是说不出的泪与伤。惊讶之下,只得闭眼凝息,可窗台边又怎得少了有趣的灵魂。连那黑色的玻璃板也在无声无息中摔落谷底。

    续 · 未完之事

    我将音乐列表拖到了最尾,妄图寻找到一份寄托。这个想法打消了那每日无趣的夜晚情绪,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。我想我需要一个寄托,但那又未曾不是一个替代品。在列表的最尾发现的 Mariah Carey 的 <Bye Bye>让我异常的激动,数年前的我还不曾理解这歌曲的含义,但当现实真正摆到了面前,眼泪便将一切涌出,但也只能止于眼眶。 这让我清醒了许多,也让我明白了从那一刻开始的所思所想之人,也仅仅只是一份内心空洞的快速填补,是记忆无法延续的快速填补,也仅仅是面向未来的寄托而已。

     我又怎么会忘记那些。那些平淡,无趣,一次次一日日一天天积累起来的过往与曾经的未来。那些倔强,欢乐,逞能又备受期盼的日子。以及那些印在儿时记忆基底上的东西。但我却表达不出,也表现不出,甚至吐不出一个能令自己满意的文字在自己的写字薄之上。在入夜的两盏灯边照亮归家路的千万盏明灯旁,是给予我最后的礼物,可是它,还能存在多少年呢。     我想吃那种放在盘子底边硬酥的面饼了。但现在又能在哪里找到那种食物呢,在这不足十八平的宿舍间甚至无法完全的表达自己,又能怎么解决这对食物的索取问题呢。不如就草草入睡,而后在明日去寻求红墙坡顶破房中的充饥之物罢。

结 · 难诉之事

    不知猫井现在作何天气,也不知花都是否已香气四溢。音乐列表真的是隐藏了许多的历史和往事,两年前的课堂活动所收藏的歌曲已经距今四百首歌曲了。而离开游戏团队则仅过去3日许。在这件事上,我也算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。离开一个相处了数年的团队并不是那么的容易,但仓鼠一般的囤积资源却不利用,不如抛弃掉以留给后人使用。于是,在步入第一步之后,将继续在适当的填补剩余的未尽之力后开始进行后续的计划。如同给与树枝削减枝干一般削减周围的事物,虽不是如此的有趣,但却留下了大片的空闲。使我有时间可游览那数之神殿。

    我向来是不认那神殿的,那霖果的神殿里布满了不完美的痕迹,如同锈迹斑斑的隔壁城市一般令人不知言何是好。但曲径带来的令样密林感,却让我寻觅到了神殿存之于世的意义。明明拥有翅膀,却在鹤鹿之群寻求地面的宁静,无所谓翱翔于天。那被称之为魔法的双手,在魔法之下却显得暗淡无光,是魔法衬托了自己,还是自己依偎在了魔法间。在逃避之中迷茫,却在醒梦之后休憩。远处灯火通明,此夜何不入眠。

    最后,仅以一曲《Resuscitated Hope》结束本日动荡波澜又警醒的情绪,以及那跳动着的心。

    二月春风,似剪刀。

所听之曲:
Mariah Carey 《Bye Bye》
洛天依《一半一半》
洛天依/纯白p《小小思念》
Wispering《wish》
洛天依/咏吟轩《丝竹之弦》
洛天依《粉墨人生》
Naomile《YELL》
《Resuscitated Hope》

云、港、梦和夜

我有些困倦了,但我想了下决定还是完成这篇文字再去休息。

现在是十月三十日的凌晨,准确来讲是零点三十二分,我坐在床铺上,眼睛里充斥着因困倦而出现的液体。我努力去让自己保持一个清醒的状态,即便这并不奏效,但能够继续维持着敲击键盘进行输入的状态,就已经很好了。我对这种状态表示出满意。
现在的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。毕竟,当我闭上眼睛时,我无法判断那一刻的我是位于学校阴暗的行道树间行走着,还是处于一种浸没在水中、依靠营养液存活的状态。当然,这并不重要,这也并不是我想要向各位观众所展示的内容。但我为什么要讲述这些内容呢,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质问我这个问题,那我大概不会做出回复,只会让时间静静的流逝过去,直到避开这个空间发生的事情。我清楚地认识到,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做出一丝的改变——哪怕仅有五微克。现在讲述的这些内容,让我想到了alter这个单词。

忘了它吧。是的,我是说,请忘掉自己。

距离我上一次书写一些什么大概已经过去了六个月,在甚久的日子里,发生了很多的事情。我无法给出这些事情的具体且完整的情况,因为这需要等同的时间,但这份时间消耗在我、或者对于在这里的每一位来讲,都是不必要且没有意义的。就比如,我常用的桌子上添置了一个黄色、陶瓷、带有把手、表面光滑且印有一颗类似单边蛋的拟人化生物(当然,它是虚假,无实体的)的杯子。

我将这其中之一描述了出来,它浪费掉了我生命中的约三分二十秒。当然,我并没有进行有效的计时,这只是一个估算。而我的桌子上也不仅仅添置了这一件物品。倒是说,我可以快速、笼统的描述出这些东西。即使这里的每一位都不会注意他们。

昨天,也就是十月份的第二十九个太阳日,发生了很多的事情。中国的重庆市掉落了一辆公交车,在长江大桥上。印度尼西亚的海域掉落了一架飞机,是波音737 MAX X型号的。日本种子岛发射了Ibuki-2卫星。而在这个太阳日之前的十月份,还出现了台湾省普悠玛列车弯道出轨失事的事件。这件事造成了一个悲伤的结局,那就在我的身边,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不管我讲些什么,总是会到这一刻,关于情感,情绪,或者其他什么不重要的事情之类的。但无论如何,还是要描述一下,毕竟除了这流水账一般的文字作品,我已经挤不出一丝的内容,在这键盘上了。

有始必有终,在三、四年前开始的以网络社交为主,社交大于网络学习的生活,大致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。可以承认的是,这段故事的开始并不有趣,甚至涉及到一段众所周知有趣的友情,这里可以翻阅14年左右那篇名为《追风筝的人》的文字,就不再多讲些什么了。基本上是给已有的社群画上了圆润的句号,除了悄悄的带走了一些人和事,其他的已别无他求——大概如此。

思考了数个月之久,也颓废,也疯狂,也哭泣,什么都做过了。只愿曾与我融心之交的友人,能安详的在这世界上存活至结束。

从年初到现在,今年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内容。去了北京考试,见到象征希望的克莱因色和一只奇妙的方盒子。而后又在暑假来临前和一只酸溜的水果度过了快乐的数日。那在暑假结束前的的环华东华中之行(大概会有另一篇文章来书写这个的内容吧)。以及大三开始时的少女编号女主角,还有九月末好似平和的决断……。这20岁的18年,真的是,见识了太多,见证了太多。

后文,大致就如此结束吧。计算机也预告了电量的结束。其他的内容,再做补充吧。